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招聘频道 >> 创业就业列表 >> 正文
 

现实版“中国合伙人”

2014/7/17 15:55:30   来源:中国青年报 阅读次数()
字号:T|T

  “千万不要和最好的朋友开公司。”王阳看着因为意见不同而与之决裂的另外两位合伙人说出这句话,那些曾经一起熬过创业艰难期的镜头不停回放。这是日前热映的电影《中国合伙人》中的一个镜头。有人认为这是全片最好的台词,也有人不以为然,认为创业伙伴一定要从哥们儿里挑。

  被公认为王阳原形的新东方创始人王强,曾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说:“一定要和你最信任的朋友开公司,但是一定要把友情锁在规则和原则的笼子里,当友情被理性驯服时,友情才会真正凸显出价值。”

  合伙人,究竟应当如何选择与相处,也许从几个真实的合伙人故事中能够找到方向。

  合伙人必须保证充分地交流和沟通

  2011年11月13日,王昊在美国西海岸向天空投出一枚硬币,此时,在美国东海岸读博的吴天际和在德国交流的王向恒也穿越时空关注着这枚硬币,硬币的正反决定着3人是否要放弃现有的生活回国专心创业。昊恒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的共同创始人之一王向恒说,其实在扔起硬币的那一刻他心中就有了答案,如果是反面就再扔一次。

  近两年过去,昊恒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的第三个产品Phantom幻腾智能家居数字化产品首发当天售罄。3个一起从人大附中考到清华大学的好哥们儿笑着说,这枚硬币一定要留在创业回忆录里。

  相比较而言,在成都开“阳光房”网店的宁远组建的创业团队并不是一次成型。最初自己爱好手工做衣服,所以兼职开了家小网店,弟弟带着弟妹,朋友拉着发小都来帮忙,后来都逐渐全职加入“阳光房”。

  创业合伙人究竟为什么能走到一起?共同的创业理想?各取所长的实际需要?还是个人现实境遇所迫?这几个原因都沾点边,但似乎更重要的,某一个合伙人的出现,坚定了创业者的信心。

  建立合伙人关系后,第一项工作是明确职责,分工合作。在昊恒天公司里,吴天际是技术大牛,王昊负责产品,王向恒管其他所有的事儿;“阳光房”的宁远,则将工作按照设计、生产、拍照、上架、发货、物流等分给了各个人。

  中国青年报记者发现,正式创业后,创业团队大都有固定的例会时间,以天或周为周期。对于大部分团队来说,开会讨论并分配工作需要面对面,以保证充分的交流和沟通。由于最初3个合伙人不在一个城市,昊恒天团队只能通过网络开“跨时区会议”和随时在网上留言来沟通。

  昊恒天团队的3个合伙人回国后在清华科技园注册了公司。王昊说,每一秒钟都在为公司的事情忙着是创业的常态,但他觉得很快乐,哥们儿之间每天“互损加互相吹捧”才表明相处毫无顾忌。3人强强联手诞生了一款独一无二的产品——可以贴在任何地方的控制灯的开关,3~5年都不用换电池。产品从创意到研发到发售全流程,6个月搞定。

  “亲兄弟明算账”是大家的共识

  在美国留学的俞昊然早就有创业的打算,直接在自己实习过的百度公司选择了能干且有创业想法的人才,8个人联合在纽约注册了做编程在线教育的公司。创业前,俞昊然让团队中所有人都签署了一份“君子协定”,这份协定中详细规定了每个人的股份、期权、分工、公司的5年规划、保密要求、决策机制和一些关于公司前景的“打鸡血文字”。在制定协定之前,俞昊然曾找律师朋友看过确定没有法律表述问题,签署后每个人都留了一份,公司负责行政的人员留了两份。这份分量很重的协定是大家在一个咖啡厅里轻轻松松签下的。

  这份君子协定发挥过作用。在公司遇到选择风险投资人的问题时,一方认为应当选“给钱多的投资人”,另一派觉得还应考虑是否和投资人合拍以及投资人的背景。最终,团队所有人匿名对投资人打分,最终选择了排名第一名的投资人,大家对这个结果都很满意。

  写下君子协定的初衷,是团队几位创始人共同的意见,也是一起起草的。俞昊然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他们见过太多创业“能共苦不能共甘”的故事,所以“亲兄弟明算账”是大家的创业共识,没有人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这种行为被很多现实中案例证明是必要的,正如国内笑话网站糗事百科的教训。糗事百科网站自2011年5月注册之后,创始团队接连发生内部斗争,由于对网站发展前景判断不同和对谁来掌握实际运行权有争议,原创人员“闪”和第二大股东“霜叶”均被糗事百科现任CEO“黑衣”赶走,“黑衣”仅仅表示要给与那二位1%道义上的补偿。

  不过,俞昊然也坦言君子协定中一些惩罚性措施难以执行。他说,这份协定借鉴了很多美国创业公司的做法,可在中国,“即便真的惩罚也不是为了惩罚这个人,而是给其他人提出警告”。

  对于团队来说,“谁来拍板”也是大问题。

  少数服从多数,是一般团队作决策时最简单的原则。“阳光房”的宁远就是如此,某件衣服要不要上架,她会在例会上让大家举手表决,偶尔双方意见人数持平时就看老板的意见在哪边。不过,这是很少会发生的情况,宁远说长期相处大家都形成了基本一致的价值观,这也是团队能够走下去的原因之一。

  俞昊然团队的办法“相对公平”:公司的股权根据出资额决定,公司的决策权根据岗位性质和加入早晚决定,团队领导者拥有“一票否决”权,这个权力一般用在底线型的决策中。

  在作决定之前,昊恒天团队一定要先保证充分交流,这是3人在清华上学时创办创新社社团时留下的习惯,那时多少次聊到实验室锁门就换到另一个教室,教室关门再到楼道里坐在楼梯上聊到深夜,每个人都对问题提出解决方案,最终谁对听谁的,“光吵架是不能产生效益的”。如果实在谈不拢,就约定时间和资金让他亲自去试一试,无论试出对错都一定会有结果。

  在交流中,这些团队的领导者都认为,除去硬性的规定,团队中融洽的关系对于还在奋斗期的初创团队是更为重要的事情。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