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郴州书画 >> 正文

张宇:写楷书,明澈到骨子里

我要评论 来源:郴州书法艺术网  2014/7/12 15:35:10   浏览次数:
    身为中国书协理事、楷书专业委员会委员的张宇,近两年一直著作不断,他的临摹系列著作:临隋《龙藏寺碑》 、临褚遂良《倪宽赞》 《阴符经》 《雁塔圣教序》 《房玄龄碑》等,日前由上海书画出版社出版。以“临摹”为主题,不仅是此套作品的关键词,更是张宇在书法创作特别是楷书创作道路上的基石。
上世纪80年代,张宇广收名家流派碑帖,反复临摹研习,真草篆隶无所不学。90年代,他开始侧重临写颜真卿的《多宝塔碑》和《颜勤礼碑》 ,以及欧阳询的《九成宫》 ;行书方面则偏好王羲之的《兰亭序》 、米芾的《蜀素帖》一路。1993年他确立了以楷书为创作的主攻目标。90年代后期,他的楷书频频亮相各类书法展览,为书坛吹进楷书的清新之风。
    在当今行草书盛行于世、展览中亦少见唐楷之时,痴迷于楷书创作的张宇,似乎显得有些“不合时宜” 。但隋唐楷书中,技法的高度成熟、典型书家的典型风格特征作为书体流派,并以个人命名风格类型的文化现象,以及唐代楷书“楷法遒美”的审美取向,仍是当代楷书家沉迷于其中的重要原因。艺术家熊秉明认为,临摹古人法帖的过程就是一个不断潜入古人心态,了解各种性格、精神、灵魂,体认不同的内心世界的过程,通过这个过程扩大我们的胸襟,补救我们在人格、精神上的缺陷,塑造自我。张宇在临摹学习唐楷的过程中,得益于《龙藏寺碑》尤多。“拙中藏巧,用笔与结字上有生拙之趣。放大临写对楷书用笔和结字有深入了解和把握。 ”张宇曾致力于放大临写《龙藏寺碑》 。“学习书法,临摹古代碑帖乃之正道,反复临摹才能把握结字用笔形神,临摹同时要有数量的积累,不然也难以学其精髓。 ”张宇如是说。他汲取欧体的研紧峻拔、森严险厉,用笔追求硬瘦崛健;汲取颜体的端庄雄伟、开张气势;同时对褚遂良体悟最深,能于沉实平稳中,见出飘逸与率真。从中入手,探起源头,知其命脉,最终能够登堂入室、化而出之。
    “楷书行气主要靠体势变化来完成,切忌一切大小一律,贵在参差错落之中各尽字的姿态,使其有虚实、疏密、大小、奇正、长短、开合、伸缩、肥瘦等变化,如老翁携孙行,故凡一行之中,无论疏密斜正,必有精神挽结之处,必有一股势隐隐贯注其中。”张宇说。
    虽然楷书的全盛时期已经过去,但在山重水复时开出新境也不是没有可能。对于高度发展过的楷书,历史留给今天太多经典,虽然今日书家下笔必然受到前人规范、显现前人面目,然而,能够避免为个人风格形成造成羁绊的“出新” ,亦是当今书法家创作的价值体现。在大量临摹“二王” 、杨风子、苏轼、米芾的“功课”中,张宇依照自我方式取舍,临摹经典名作的同时,又擅长剖析和考虑,进一步追求神似。
    苏轼尝言:“率更貌寒寝,敏悟绝人,今观其书,劲险刻厉,正称其貌耳。”(《题唐氏六家书后》)语似赞赏,实含鄙夷——他认为唐代书风的最大毛病就是太过理性,而失其韵致与意趣;这亦是当代楷书家在取法经典时必然面对的问题。
    在张宇的创作中,他致力于从实用书写向艺术书写的转换,打破传统不变的书写模式,充分发挥行笔、结体、布局的连续优势特点,使书法线条语言更加丰富,笔画造型更加生动。当今书法界对楷书式微的主要看法在于楷书工整有余而情趣不足,难以适应当今社会审美的发展;但其实,散淡、野逸是一种性情,精工、完美同样是一种性情,在张宇等楷书创作者看来,只要充分展现了作者的追求,就是写出了性情。在这一方面,当代楷书名家邬惕予曾云:“楷书一样能表现人的性格和情绪,只是表现的不是那些张扬的、激越的、趋于动态的情绪而已。楷书表现的是那种宁静、恬淡、细致、平和的心境和情绪,楷书能将静态的美表现到极致。 ”
张宇的创作也是这样,向抒写性情方面转换,以写楷书,来显现书法家和时代的性情与审美。从他的作品屈原《橘颂》 、苏轼《前赤壁赋》 、刘禹锡《陋室铭》等来看,他善于吸收传统经典之精髓,继承了前人的优秀传统,同时又将现代人的欣赏趣味、当代意识和个人感觉融入其中,构成了自己清爽、婉约、明丽的书风,整体气势端庄严整,细微关键之处细腻精到,以古人之理法,写自我之性情,于具有共性的内部客观规律中发挥自己独特的个性。他的楷书没有杂质、没有草率,点画空灵而富于变化,书法家王亚洲因而评价他的书法“明澈到骨子里” 。他的书法法度严谨,体势端庄,笔意精到,结字稳当,书法家胡传海誉之“有悠闲之风范,妍美之趣味,恬静之境界” 。张宇的楷书静穆、中和、安静,严守法度而探索创新,广采博收,厚积薄发,创新出了有自我新意的楷书。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